研究动态

Medscape调查报告:工作倦怠影响肺病医生生活方式

来源:丁香园 发布时间: 2013/4/27 17:22:36 次浏览

    美国 Medscape 网站在 2013 年对医生生活方式进行了一项调查,该调查分析了医生工作倦怠和医生业外生活的关系。

多少比例肺病医生工作倦怠

    2012 年发表在《内科医学档案》(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杂志上的一项全国调查显示,美国内科医生比从事其他职业者更容易产生工作倦怠。而工作倦怠的表现是缺少工作热情、愤世嫉俗以及较低的个人成就感。 在最近 Medscape 调查中,在给予同等条件下,肺病医生也会产生工作倦怠,虽然没有其他医生那么严重: 38% 的肺病医生有工作倦怠的表现。处理危重症患者的 2 个专业具有最高比例的倦怠感:急诊医学和急救护理。其他在列表顶部的是全科医生:家庭医生、内科医生和普通外科医生。肺医在整个专业列表中位于第 15名。出人意料地,儿科医生伴同风湿病医生、精神病医生和病理学医生处在最低倦怠感专业之中。

肺医工作倦怠有多严重

    根据一项 2013 年的研究,工作压力,外加心理疾病治疗不充分,可以解释美国医生高于平均水平自杀率的原因。在 Medscape 调查中,具有最高比例倦怠成员的专业,同样记录到他们医生的倦怠感更严重,这并不奇怪。在另一方面,肺医处于严重度的较底层,平均严重度评分为 3.7 ( 1= 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 7= 如此严重以至于我在考虑整个离开医疗行业)。

倦怠的原因有哪些

    给予肺医一列压力因素的清单,要求在 1 至 7 范围内评价他们在倦怠感原因中的重要性( 1 =一点也不重要,7 =极其重要)。最重要的压力因素是“太多的官僚任务”和“在工作上花费太多的时间”;最不重要的压力因素是“难相处”雇主、同事或员工和“同情疲劳”。显然,外部的压力因素在医生倦怠中起着主要的作用。在一次Medscape 初级保健圆桌讨论中,布朗大学的 Roy Poses 博士提示“旨在改善倦怠感的大多数干预措施像对待精神疾病,没有人对领导不力,卫生保健系统运作不良做出理性回应。”

倦怠的性别差异

    在女性肺医报道有更高的比例的倦怠感( 63% vs 男性 38% ),与普通医生群体相一致。女性在工作和家庭之间有更多的冲突,尤其当她们有了孩子。

倦怠的年龄差异

    最年轻和最老的肺医具有最低的倦怠率。 31% 年龄 46-55 岁的肺医报道有倦怠感, 33% 年龄 56-65 岁的肺医有倦怠感。 65 岁以后的倦怠率水平显著下降到 6% ,下降的原因可能是由于退休或者工作时间的减少。

肺医如何评价自己的幸福感

    并不意外的是当邀请他们在 1 (非常不幸福)到 7 (非常幸福)对工作幸福感打分,与更易满足的同事( 5.2)相比,倦怠的肺医给出一个较低的分数( 3.6 )。这与普通人群相匹配。他们在家比在工作中更加幸福( 5.1),但这与无倦怠感的同事( 5.6 )相比不那么少了。在《内科学档案》调查中,医生被问及关于生活 和 工作的平衡,那些在预防医学、皮肤病学和普通儿科学的工作的医生给出最高的满意率,然而,那些在普通外科学及其附属专业、产科学 / 妇科学工作的医生报出最低满意率。这些评分大体上与 Medsacpe 的调查相符,即儿科和皮肤科医生最为幸福,而外科医生和肺医最不幸福。

肺医最喜欢的消遣方式是什么

    倦怠的肺医和他们有较少压力的同事在选择最喜欢的消遣方式上几乎是没有差异的。每一项选择的所占的比例几乎相同,最受欢迎的消遣方式是花时间陪伴家人( 87% 倦怠的肺医 vs 85% 较少压力的肺医)。其次是锻炼( 69%vs67% ),随后是旅游(大约 66%vs63% )。肺医也常常喜欢阅读(同为 59% ),参加文化活动(49%vs51% ),分享美食和酒( 38%vs45% )。收藏( 3%vs5% )、参加社会媒体( 5%vs6% )和非医学写作( 6%vs4% )是肺医很少喜欢的消遣方式。

倦怠影响假期吗

    比其他发达国家居民更加糟糕的是美国人平均每年带薪休假 13 天(例如意大利, 42 ;法国, 37 ;德国, 35;英国, 28 ;加拿大, 26 ;日本, 25 )。美国医生与他们的美国患者相比遭遇没好多少。并且有倦怠感的医生与他们的同事相比稍差。与 21% 更幸福的同事相比,大约 28% 倦怠的肺医每年休假不到 2 周,而 70% 倦怠的肺医每年休假 2 周以上,对比他们 76% 更幸福的同事。大约 3% 倦怠的肺医和他们 2% 较少压力的同事基本不度假。

倦怠影响最爱的假期方式吗

    根据 2009 年美国旅游协会的调查,美国成年人最感兴趣的活动按受欢迎程度排序 是:探亲访友,观光旅游,去海滩,参观博物馆,去国家公园,游艇旅游,参观主题公园,城市旅行,参观山区。倦怠和不倦怠的肺医在喜好上有些差别。倦怠的肺医( 48% )喜欢去沙滩,而不倦怠的肺医( 56% )更倾向于出国旅游。倦怠肺医还喜欢去度假屋( 26% )以及自驾游( 23% )。不倦怠肺医不仅也喜欢去度假屋( 18% )和自驾游( 18%),他们还喜欢做豪华水疗,住豪华宾馆以及野外露营(也是 18% )。所有肺医有 20% 喜欢文化旅游。

倦怠是否影响志愿活动

    倦怠和不倦怠肺医在志愿活动上的没有明显差别。 22% 倦怠肺医和 20% 不倦怠肺医将无偿临床工作作为首要志愿活动。紧接着是参加宗教组织活动( 19%vs14% )以及他们孩子学校的活动(同为 12% )。 34% 倦怠肺医和 31% 不倦怠肺医不参加任何志愿活动。

倦怠的肺医身体会更差吗

    让肺医从 1 分(身体很差)到 7 分(身体很好)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进行打分。总体上,肺医的打分超过了平均分( 5.5 )。但是,那些倦怠的肺医与不倦怠的同事( 5.8 )相比信心有点不足,只有 5.3 分,两组差别小于9% 。

倦怠会影响运动吗

    近的 CDC 统计报告称 26% 的美国人锻炼每月少于一次—基本上不锻炼。在 Medscape 调查中, 6% 的倦怠肺医和 4% 的不倦怠肺医承认他们根本不锻炼。 CDC 同样报道大约 21% 的美国成年人参加指南要求的足够的有氧和肌肉强化运动,包括每周 2 次以上的肌肉强化运动和每周至少 150 分钟的有氧运动。在 Medscape 调查中,超过一半的肺医每星期至少锻炼 2 次,但该比例在倦怠肺医( 58% )中略少于不倦怠肺医( 59% )。而在那些每周最多锻炼一次的肺医中,倦怠肺医( 36% )少于不倦怠肺医( 38% )。

倦怠会影响体重吗

    根据 CDC 报道,在 2011 年 35.8% 的美国男女是超重的,且 27.8% 是肥胖。仅有 34.5% 是正常体重和 1.8% 是低体重。在 Medscape 调查中,肺医的体重指数要好于他们的病人。不倦怠肺医中有 60% 声称他们正常或体重过轻,相比于倦怠肺医( 52% )。然而,对于这些医生来说体重仍然是个问题: 48% 的倦怠肺医超重或肥胖,而不倦怠肺医只有 42% 。

倦怠会影响吸烟吗

    虽然近几年全国戒烟率在增加,根据最近的 CDC 数据, 21% 的美国人仍然抽烟。在大多数倦怠的和非倦怠的肺医中,吸烟不是一个问题。只有 2% 的倦怠肺医和 1% 的不倦怠肺医声称自己经常吸烟。 86% 的肺医说他们从不吸烟,而只有 10% 的肺医说他们曾经吸过烟但已经戒了 5 年多了。剩下的戒烟不到 5 年。

倦怠会影响喝酒吗

    2010 年盖洛普民意测验报道称 67% 的美国成年人饮酒,自从 1939 年开始跟踪后这个数值“非常稳定”。在最近的 CDC 报道中, 57% 的美国成年人在过去的一个月内至少饮酒一次, 18.3% 的成年人酗酒,并且 6.6% 承认嗜酒(成年男性每日饮酒 2 次以上,成年女性每日饮水 1 次以上)。 Medscape 报道肺医具有适度的饮酒习惯: 51% 的肺医说他们每天饮酒少于一次。 13% 的倦怠肺医和 19% 的不倦怠肺医每天喝 1 到 2 次。而只有1% 的倦怠肺医和 2% 的不倦怠肺医每天喝酒 2 次或 2 次以上。 35% 的倦怠肺医和 28% 的不倦怠肺医从不饮酒。

倦怠的肺医存款会少吗

    收入似乎是肺医评价自己的一个重要指标。 62% 的倦怠肺医和 72% 的压力较小的肺医认为自己用于足够的存款。 34% 的倦怠肺医和 21% 的不倦怠肺医认为他们的存款很少以至于难以维持收支平衡。 4% 的倦怠肺医和7% 的不倦怠肺医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倦怠的肺医是否有宗教信仰

    根据 2008 年的皮尤报告, 88% 的美国人信仰上帝或一种普世精神。在我们的 Medscape 民意测验中  不要求特定宗教信仰,我们想要知道肺医是否有一种精神信仰,无论积极参与与否。倦怠组和非倦怠组回答没有区别,但与整个美国人群相比,肺医宗教信仰较少,大约 75% 的倦怠肺医和 76% 的不倦怠肺医称他们是信教的或信神的。

宗教信仰 / 精神信仰的肺医是否做礼拜

    当问及具有宗教或精神信仰的肺医是否参加礼拜,两组之间有很小的差异: 56% 的倦怠肺医和 51% 的不倦怠肺医参加礼拜活动。

肺医的政治倾向

    Medscape 调查询问调查对象描述他们在财政和社会领域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而不是询问他们是支持民主党、共和党还是政治独立。这些条款没有明确的规定,目的是估计政治倾向而不是投票习惯。在倦怠的和非倦怠的内分泌医师之间没有显著差异,除了在倦怠组肺医中间稍微倾向于保守派( 72%vs62% )。在对社会自由主义的倾向上,两组差异不大( 60%vs62% )。

倦怠的肺医结婚率低吗

    按照《 The Power of Patient Stories: Learning Moments in Medicine 》作者 Paul Griner 博士的说法,“假如你没有陪伴你的爱人度过轻松的时光,在工作之余有一些乐趣,或者享受人际关系,你处在巨大的倦怠风险之中”。像所有的内科医生一样,倦怠肺医结婚率较高( 88% ),略低于他们压力较小的同事( 89% )。

倦怠的肺医生孩子会少吗

    Medscape 调查中有 32% 的倦怠肺医至多有一个孩子,相比于不倦怠的肺医( 23% )。 24% 的倦怠肺医有 3个或 3 个以上的孩子,低于不倦怠的肺医( 35% )。

国籍会影响倦怠吗

    根据 2007 年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报告, 26.3% 的医生在成年时来到美国。在 Medscape 调查中,倦怠率最低的肺医出生于美国本土。这与其他内科医生组所接受的调查结果不同,即倦怠率最高的医生出生于美国本土。Medscape 所调查的肺医中倦怠率最高的是那些孩童时来到美国的肺医( 47% ),相比于 39% 的倦怠肺医是成年后来到美国的。而 35% 的倦怠肺医是出生于美国的。

词汇云:重要压力来源

    这个词汇云来源于一个询问关于重要压力源的问题的写应。“Patient”这个词最突出,暗示这种关系是医生倦怠的关键。在处理这个问题上,Griner教授建议医生“积极参与医疗改革,这样医生和他们的患者会得到更高水平的管理,包括付出的代价和患者更多的参与治疗决策的制定,重组初级保健实践从而给予复杂的患者更多的时间和保险公司的重视,即过多的麻烦对患者和医生是不利的,而这同样也是至关重要的。这些改变可促使患者和医生变得更加的满意以及更少的倦怠。

    在Archives文章中,作者总结了医生倦怠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总之,调查结 果…指出美国医师的倦怠患病率在一个令人担忧的水平。在医疗前线的医生风险最大(急诊医学,普通内科医生,家庭医生),与其他美国从业者相比,医生工作时间更长,生活平衡中有更多的斗争。在校正每周工作时间后,在医学外领域,教育水平和专业学位较高似乎能减少倦怠风险,然而,医学学位(MD或MO)增加这个风险。这些结果暗示医生之间的倦怠经历并不简单的反映大部分社会趋势。”

 

上一篇:职业倦怠、继发创伤应激与社会支持 下一篇:没有了!
-

联系我们

名称: 乐至高心理减压及健康中心
北京大学国家心理减压与健康评估、预警与干预示范平台
京ICP备1301004
地址: www.wbcn.org
电话: 010-5726 6299, 010-6275 7551
联系人: 王先生
邮政编码: 100871
传真: 010-62757551
邮箱:

-


版权所有 乐至高心理减压及健康中心
北京大学国家心理减压与健康评估、预警与干预示范平台
京ICP备1301004
电话:010-5726 6299, 010-6275 7551 传真:010-62757551  邮箱: